官方微信
 
 
新闻资讯 News

远见、未见、创见 第七届东方疝论坛在沪举行(转自封面)

日期: 2019-04-19
浏览次数: 77

远见、未见、创见 第七届东方疝论坛在沪举行  (新闻天天看)

四月东方,生机盎然。4月12-14日,以“远见、未见、创见”为主题的第七届东方疝论坛在沪举行,全国各地的专家相聚一堂,普“疝”论道,开创引领疝和腹壁外科新方向。此次大会主席是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秦新裕教授和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大外科主任唐健雄教授,执行主席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杨子昂教授。


远见、未见、创见 第七届东方疝论坛在沪举行(转自封面)



远见、未见、创见 第七届东方疝论坛在沪举行(转自封面)


唐健雄教授在致欢迎词时表示,随着外科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疝疾病的治疗方式正在不断改进,减少复发和并发症,缩短住院天数,降低治疗费用,最终使患者获益,是我们广大外科同仁共同的目标。


远见、未见、创见 第七届东方疝论坛在沪举行(转自封面)


普“疝”解“疝” 材料学发展是关键

何为疝?当腹壁因为衰老、薄弱或损伤导致变薄,伴随腹腔内压力升高,腹部会产生隆起,称为疝。就像一个轮胎,当外胎损坏了后内胎会从破损处膨出一样,腹壁内部结构如腹膜会通过薄弱的腹壁处膨出,形成一个囊,一段小肠或者其他腹腔内容物就会进入这个囊中。

2018年国际腹股沟疝指南指出,人整个一生腹股沟疝的发病率可能比我们统计的要高得多,从男性来说有将近三分之一终生有机会得腹股沟疝疾病,女性也有3-6%。从我国来说,每年有超过100万例的腹股沟疝手术,这么多疝手术,一旦基数大了之后,就会产生一些问题,从目前知道的临床并发症来说,比较常见的是复发、慢性疼痛等。

唐健雄教授认为,手术治疗技术方式已经相对成熟,现在没有太多颠覆性进展,而真正能够带来里程碑意义的突破口在于材料学和手术方式结合的进步。

据悉,疝外科最早通过引进合成材料进行“打补丁”方式治疗,大大减少了复发率。但由于是永久性不可降解的材料植入体内,这个补丁一直存在,手术后可能会出现一些患者和医生都无法接受的并发症,例如慢性疼痛、补片侵蚀、迟发性感染、甚至肠瘘等。其后出现了可降解吸收的生物补片,主要包括猪小肠粘膜下层组织的补片,或者从人尸体身上提取的真皮组织补片和牛心包交联补片,还是通过“打补丁”的方法修补疝气。这个补丁能否通过组织重塑的方式,与原来的组织融合,达到“无痕修复”呢?临床急需一种理想的疝外科修补材料。

会上,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老年外科周建平教授表示,目前国内外的材料学发展方兴未艾。在此次会议上,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的一台手术演示时,唐健雄教授用松力生物补片展开的腹股沟疝修补手术是他尤为关注的,“这种可完全降解吸收、诱导组织再生的材料是松力的独创技术,未来将在我国的生物材料领域处于领军地位。”


远见、未见、创见 第七届东方疝论坛在沪举行(转自封面)


图片说明: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老年外科周建平教授

“年轻疝病患者更建议采用生物补片”

周建平教授提及的松力生物补片目前正是业内专家们研究和关注的焦点,它是以纤维蛋白原和聚乳酸-聚己内酯(P(LLA-CL))2种材料共混,再通过静电纺的工艺技术把它做成一个类似人体细胞外基质的再生膜,是一种具有组织重塑功能的软组织诱导性生物材料。它具有比表面积大,超亲水性等重要特点。

从2014年7月份开始,由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牵头,联合同济大学附属第十人民医院和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普陀医院三家医院共同完成了172例前瞻性、随机、对照、单盲、多中心的临床试验研究,进行了33个月随访。


远见、未见、创见 第七届东方疝论坛在沪举行(转自封面)


参与该项临床试验的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普外科、疝与腹壁外科治疗与培训中心副主任医师李绍杰在大会现场分享临床研究成果时说:“到现在为止,最长的病例已经有近5年时间。这个补片的手感与现用的材料是比较接近,我们观察了4年多时间,从总的研究结果来看,在中远期患者的慢性疼痛、感染、舒适度表现来说是松力的生物材料补片是令人非常满意,绝大数患者过来复查说,植入补片的这个地方已经没什么特别感觉。”

李绍杰医生表示,现在临床上最常用的还是以聚丙烯的补片为主,它的作用机理是局部异物导致炎症反应,在创伤愈合过程中通过瘢痕形成达到修补疝的效果,材料终身留存体内不可降解吸收,有可能形成异物、炎症反应。而松力的生物补片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它能够在局部形成原位诱导,促使局部组织结构和功能重建。如果该材料是植入在肌腱的地方,再生成为肌腱,如果是放在筋膜的地方,长出的是筋膜,这种局部功能重建加上结构重建的现象,对我们疝病修复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植入人体的材料最后完全降解吸收,由自体组织替代,是真正修复缺损组织、恢复正常结构和功能的材料。年轻疝病患者更建议采用生物补片。

对于生物补片来说,临床医生们最为担心的是机械强度问题,也就是复发的问题。那么在松力的新型生物补片中,这个问题是否得到解决呢?李绍杰解释,研究表明,手术植入松力生物补片后,材料即开始降解并诱导组织再生,刚开始的时候降解大于再生,大概一周左右的时候是植入部位在整个环节最薄弱的时候,即使是这样,局部的机械强度也远远高于人体做暴力动作(跳跃)产生的腹内压,到第二周的时候,局部的机械强度已经大于植入时的机械强度了,说明这个材料诱导组织再生的能力很强。手术后经过近5年的观察,试验组没有复发,临床试验的结果表明,这个材料在腹股沟疝修补中,机械强度、修补的远期效果、患者的舒适度到现在来看是令人满意的。

“松力生物补片从原料到第一个产品获批历时15年,真的是比我学医的时间还要长,不容易啊。”李绍杰感慨道。

松力生物销售总监毕时椿在现场演讲时表示:“我们希望通过不断努力,研发出更多更好的产品,给医生患者提供更多治疗选择。”目前,这个承载着众多疝和腹壁专家期望的国产自主研发的生物材料补片已经获批上市。


远见、未见、创见 第七届东方疝论坛在沪举行(转自封面)


图片说明:第七届东方疝论坛执行主席、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杨子昂教授(中)、松力生物董事长何红兵(右)


远见、未见、创见 第七届东方疝论坛在沪举行(转自封面)


图片说明:松力生物销售总监毕时椿在第七届东方疝论坛现场演讲


 
Copyright © 上海松力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